400-898-0766

0-3歲托育中心

億歐網:中國托育市場能否崛起?復盤我國托育的前世今生

2019-03-21 15:22:18作者:MoreCare 點擊量:
當幼兒園“普惠化”喜大普奔之時,我們在此想與各位探討:中國托育市場崛起的時機是否已至?

50年中國托育行業的“由盛極衰”

追溯新中國托育機構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新中國成立后,我國托育行業脫胎于借鑒前蘇聯,是為了鼓勵婦女們參加勞動生產而增設。根據1950年《人民日報》的相關報道,當時全國公私立的保育機構共有643個,收托兒童31794人,一年之后保育機構數量迅速攀升,翻了4倍多,達到近2萬處,收容兒童近58萬,尤以農忙托兒所和工礦托兒所發展最快。
托育

60年代到70年代時我國集體經濟發展的重要時期,作為企業福利,由包括各企事業、機關、部隊等集體組織,自籌經費為解決職工后顧之憂,成為托育發展的重要因素。隨著市場初步形成,自1978年起,一系列的托育服務體系逐漸確立,從中共中央、國務院頂層設計,到教育部、衛生部逐步細化實施方案,規范和發展托育服務行業成效進一步體現,根據1995年《中國人權事業的進展》白皮書數據,全國各級托兒所、幼兒園近45萬所。

45萬所并不是一個小數字,對比教育部最新公布的《中國教育概況——2017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情況》數據,2017年全國共有幼兒園數量為25.5萬所。
托育市場

托兒所、幼兒園數量的減少,一方面是由于出生率放緩導致,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伴隨著我國經濟體制的改革。

以1997年至2007年,十年間的數據來看,國有企業從25.4萬戶減少至11.5萬戶,逐漸從集體經濟轉變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企事業單位剝離社會職能,作為福利和出于社會責任主辦的托兒所和幼兒園數量也相應大幅減少,托育服務體系逐漸瓦解。

取而代之的是,民營資本開始逐漸作為補充,進入這一領域。

供給不足,又現政策鼓勵

但從現狀來看,民營資本在托育行業的介入還處在相對初級的階段,遠遠無法作為集體力量的代替,所以導致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目前托育發展的現狀并不樂觀。

根據《中國0-3歲兒童托育服務行業白皮書》顯示,2014年數據,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35個成員國中,約有1/3的0~3歲嬰幼兒受到不同形式的正式照料,發達國家入托率在50%左右,而我國,根據國家衛計委2016年的調研結果來看,城市3歲以下嬰幼兒在各類托育機構的入托率僅為4.1%,從身邊的經驗來看,大部分嬰幼兒的照料也通常是由家庭完成的。

但這是否就意味著國內沒有托育的需求呢?

從宏觀層面來看,隨著中國家庭規模小型化、結構核心化和居住方式分離化的社會轉變,家庭照料能力弱化、女性職業發展意愿強烈、撫育成本上升、科學育兒觀念發展等問題非常普遍,似乎都能指向家庭對嬰幼兒托育服務需求的日趨強烈。

上述調研還同步呈現出以下問題:

1)35.8%的3歲以下嬰幼兒家長存在托育需求,無祖輩參與照看的家庭托育需求達43.1%。

2)在祖輩參與照看的家庭中,33.8%的家庭仍表示有托育需求。

3)69.7%的家長希望將孩子送往專業的托育機構,以培養孩子的獨立能力、激發未來的潛能。

4)孩子入托的原因主要有:“培養孩子的自理能力”(占69.7%);“讓孩子有玩伴”(占60.0%);“減輕老人負擔,讓老人有更多的閑暇時間”(占44.1%)。


基于以上需求方的釋放,一方面是為了消弭與發達國家在學前兒童教育方面的差距,另一方面出于對女性發展意愿和生育意愿之間的平衡。我國近年來托育方面的呼吁和倡導也不絕于耳。

根據億歐智庫統計,2018年將“嬰幼兒照護和托育”相關內容納入政府工作報告的共有8個省市,包括上海、江蘇、福建、湖北、陜西、青海、安徽和貴州。
托育省份

而上海,以先行者的姿態,于2018年4月率先出臺 “1+2”文件:由市政府印發的《關于促進和加強本市3歲以下幼兒托育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由市政府辦公廳印發的《上海市3歲以下幼兒托育機構管理暫行辦法》,由教育、食藥監、工商、民政、公安、消防、住建等16部門聯合出臺的《上海市3歲以下托兒托育機構設置標準(試行)》,落到了實操層面。

近日,發改委等18部門共同印發《加大力度推動社會領域公共服務補短板強弱項提質量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行動方案》也反映出托育服務體系進入“頂層設計“階段。《方案》中共列出27項社會領域公共服務重點行動,其中“增加托育服務有效供給”甚至排在了“擴大城鄉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之前,可見重視程度之高。

“增加托育服務有效供給”提出將制定相關準入標準、管理規范、從業要求、操作流程等,同時鼓勵舉辦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并積極引導社會力量舉辦。

政策+需求雙推動下的市場表現

從“上海市3歲以下幼兒托育服務信息管理平臺”獲悉,已有33家營利性托育機構獲審驗通過,而MoreCare茂楷嬰童學苑是第一批就獲得《依法開展托育服務告知書》的營利性托育機構,億歐智庫想以MoreCare為切入點,一窺主要行業的市場表現。

MoreCare茂楷嬰童學苑從2017年正式涉足幼托領域,提供包括全日托、科學養育、基于興趣的通識教育、父母課堂和家庭咨詢全方位的服務。截至目前已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濟南、武漢等地開園區9家,預計2019年還將在南京、西安、成都等城市陸續開園,累計增設至32家。

2019年快速的開園速度似乎能印證早托市場的逐漸升溫,快速搶占市場,在藍海時期突破品牌的地域性限制,成為“頭部玩家“突圍的策略。但億歐智庫認為,這種策略在一定程度上是具有實驗性的,因為目前的情況是,需求的旺盛程度與城市發展階段息息相關。

為何上海的托育市場能夠先行?是因為上海市婦聯2017年初進行的調查證實了本地需求:88%的上海戶籍家庭需要托育服務,上海有超過10萬的2歲兒童需要托育服務,而上海市集辦系統與民辦系統合計招收幼兒數僅為1.4萬名,缺口巨大,但其他城市是否存在巨大的剛性需求?特別是市場更為廣闊的非一線城市,是否已經從“祖輩帶娃“向”機構帶娃“理念進行轉變呢?

其次,幼托行業說到根本還得回歸教育的本質即師資的問題,特別是嬰幼兒階段,家長的試錯成本尤其高,國家衛計委2016年的調研中還有一項結果顯示的是:更多的家庭傾向的是公立托育機構。在我國現階段優質幼師數量相對緊缺的背景下,如何保障優質教師資源,建立起品牌?

MoreCare的經驗是成立專屬的師資培訓中心,篩選合格的老師并進行再培養。MoreCare聯合創始人鄭啟煌先生告訴億歐智庫:“MoreCare在老師篩選的第一階段錄取率僅有1%,之后再進行持續三個月的密集培訓,進入園區之后,也有定期的進階訓練來保證老師的學習能力。”

另外,億歐智庫參考MoreCare茂楷嬰童學苑所提供的用戶人群畫像來看,其主要客戶群體為城市的中產家庭,新消費階層的80后、90后,他們育兒理念相對超前并希望孩子接受國際化教育。行業需要面臨的還有消費者分層,不同消費者的付費初衷和目的都是不同的,考驗品牌是“因地制宜”的提供差異化服務的能力,而這背后是企業的管理、運營、甚至是教研和師資的全方位大考。

億歐智庫認為,中國的托育市場可能講不了海外的故事,需要理性看待。且政策鼓勵下的行業勢必會經過“草莽叢生“的時代,但正如”當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我們應該尊重的是那些認真打磨產品和服務,做口碑和良心教育的企業,因為孩子才是未來。

本文來源于:億歐網(https://www.iyiou.com/intelligence/insight93086.html)

版權所有 ? 北京益咕嚕文化傳播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6053638號

網站地圖
請選擇您所在的城市園區
重庆时时彩计划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