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98-0766

0-3歲托育中心

中國首部0-3歲嬰幼兒托育服務行業白皮書發布

2019-03-21 16:17:39作者:MoreCare 點擊量: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斷取得新進展。“幼有所育”排在民生新進展的第一位,可見地位之重要。“幼有所育”,應該誰來育,怎么育,這已經成為公眾熱切關注的話題,特別是 2016 年全面放開二孩生育以來,社會各界都在呼吁托育服務的回歸。

 

11 月 23 日, MoreCare 茂楷在山東濟南舉行開業盛典暨中國托育行業白皮書發布會, MoreCare 與騰訊教育共同發布了中國首部 0-3 歲兒童托育服務行業白皮書。“我們梳理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托育機構的發展歷程,以及中國幼兒教育的政策轉變,同時介紹了海外部分國家和地區在幼兒托育上的經驗和做法,我們希望這部白皮書為托育服務行業的回歸提供歷史的參照和海外的借鑒,為解決中國家長目前迫切的托育服務需求提出一些回應”。 MoreCare 茂楷 CEO 蔣祎淏說。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托兒所曾經遍布城鄉,特別是在城市中的大型企事業單位中,托兒所成為標配,為家長工作提供了極大的便利,但是后來托兒所幾乎消失了。中國的托兒所是怎么消失的?白皮書的研究發現,中國 0-3 歲兒童托育服務經歷了起步、建立到消解的過程。“新中國成立后,借鑒前蘇聯的經驗,部分廠礦企業中開始設立托兒所和幼兒園,在整個五六十年代,廠礦企業中的托兒所是當時計劃經濟體制下針對職工的一種福利性的服務,這是托育服務的起步階段。從 1977 年到 1996 年,這一時期是托育服務體系的確立時期,托兒所從福利性的服務開始向社會化的方向轉變,但是依然以福利性為主。”蔣祎淏介紹。

白皮書的數據顯示, 1980 年底,全國 22 省份已經有各類托兒所和幼兒園 98.8 萬個,入托兒童 3474 萬人,入托率已達 28.2% 。到了 1995 年,全國有各級各類托兒所、幼兒園近 45 萬所,其中托兒所有 26 萬多所,幼兒園有 18 萬所。在 1995 年前后,城市兒童入園入托率城市達 70% ,農村兒童的入園入托率達 32% 。


從 1997 年到 2005 年,隨著中國經濟體制的轉型,國有企業深化改革,全面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剝離托育機構等社會化服務職能,以及中國出生人口的下降等因素,中國的幼兒園數量大幅度下降,特別是集體所開辦的幼兒園更是數量暴跌,托兒所也遭遇了同樣的命運,減少的更為徹底,大部分城市中都剩下了極少的托兒所。可以說,這一時期托兒所幾乎銷聲匿跡了。


蔣祎淏說,回顧中國托育機構的發展歷程,對于今后托育服務的回歸具有重要的參照意義,“當時曾經有多種多樣的托兒所,國家鼓勵集體、街道甚至家庭和個人開辦托兒所,滿足社會的需求,門檻不高,充分動員社會力量,滿足了家庭的需求”。


從西方部分發達國家來看,這 20 年來非常重視嬰幼兒的早期教育和發展,一方面把嬰幼兒的早期發展納入政府的公共職能部分,另一方面出臺政策,頒布法律法規,制定行業標準,充分調動市場的力量,滿足社會的托育需求。 2008 年 9 月,英國頒布新的早期基礎教育體系( Early Years Foundation Stage , EYFS ),并納入英格蘭《兒童保育法案》 (Childcare Act 2006) ,以此促進 0-5 歲學前兒童早教水平,促進幼兒發展,為幼兒未來學習和生活打下堅實的基礎。 EYFS 體系包含七個學習領域,包括 28 項目早期教育目標, 117 個評價標準,對所有的托幼機構進行統一評估。美國的托育市場發展比較成熟,每個州都會對各類日托班的標準有立法要求。


在我國臺灣地區,近年來積極推動公辦托育中心,采用公辦民營的形式,由政府提供場地和資金,通過招標的方式引進社會組織和學校來經營。同時,臺灣地區還積極規范發展民辦及個人托育中心,民辦及個人舉辦托嬰中心需要達到政府制定的設置標準,并取得房屋安全、消防、食品安排相關證書后才可以到社會局登記,取得許可證書。


目前,在經合組織國家中, 3 歲以下兒童平均入托率為 34% 。而中國嬰幼兒在各類托育機構的入托率僅為 4.1% ,中國城市 3 歲以下兒童的入托率不到 10% ,可以說與發達國家有很大的差距。 2016 年國家衛計委組織的調查顯示,當前嬰幼兒家長對托育服務的需求較為強烈,嬰幼兒托育服務供需矛盾較為突出。在被調查的已生育一孩而不打算生二孩的母親中,有 60.7% 是出于孩子無人照料的原因。調查到的全職母親中,有近 1/3 是因為孩子無人照料而被迫中斷就業;超過 3/4 的全職母親表示,如有人幫助帶孩子,將會重新就業。


白皮書提出,當前,中國 0-3 歲兒童托育行業總體的特點是:托育機構數量嚴重匱乏,主管和監管部門不明確,相關法規和政策缺少,行業標準缺失,社會力量開辦托育機構困難重重。可喜的是,國家高層領導已經注意到這一問題。 2017 年 6 月 13 日,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在促進兒童健康發展座談會上強調,要著眼全面兩孩政策實施后的新需求,扎實推進托育服務和普惠性學前教育發展。今年以來,國務院婦女兒童中心辦公室組織“ 0-3 歲兒童托育公共服務和政策支持”課題組在上海、山東、四川等地進行調研。根據媒體報道,國家衛計委已經在研究促進 0 至 3 歲嬰幼兒托育服務發展指導意見的文件。


蔣祎淏認為, 3 歲以下兒童的養育模式,經歷了從家庭看護到集體看護為主,再到回歸家庭看護的模式,隨著近年來社會對于托育需求的強烈呼喚,未來專業化科學化的托育機構將會越來越多,專業養育并教育 3 歲以下兒童將成為未來的發展趨勢。“兒童從出生到 3 歲,是大腦發育的關鍵時期,也是可塑性最大的時期,重要的神經元聯接將在這一時期形成(或不形成),幼年的各種經歷為健康、學習和行為設定的軌跡可能會貫穿人的一生。科學的早期教育不僅有利于開發嬰幼兒的學習潛能,提高學習興趣、增強學習能力,促進幼兒較好地適應以后的學習生活,為其終身的發展創造一個良好的開端,而且從國家的角度講,促進 0-3 歲兒童早期發展具有巨大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人民的美好生活應當從幸福家庭開始,應當從娃娃開始。蔣祎淏建議,應當盡快滿足社會對于托育服務的強烈需求,在目前國家層面還沒有相關的法律法規的時候,“幼有所育”應當放開門檻,制定行業標準,鼓勵社會力量廣泛參與到托育服務中來。

版權所有 ? 北京益咕嚕文化傳播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6053638號

網站地圖
請選擇您所在的城市園區
重庆时时彩计划投资